当前位置: 红网 > 资讯频道 > 正文

女教师顶门救了100多孩子

2016-06-29 15:01:16 来源:北京晚报 作者: 编辑:刘蔼元

龙卷风过后,射阳县陈洋镇一片狼藉

      雷达遥感观测资料显示,23日14点19分至14点42分,阜宁县城西南方向,在南北宽约2公里、东西长约15公里的范围内,出现了强风。很快,人们得知,这场龙卷风从阜宁县一路到射阳县,其经过之处留下满目疮痍。
  据中国天气网调查数据显示,从1962年至2010年,在发生过强龙卷最多的11省市中,江苏位列榜首。
  而在阜宁当地人的记忆里,龙卷风上一次出现还是在50年前。东崔村,距离被龙卷风摧毁的戚桥村不远,幸免于难,一名老人站在田埂上指着西边的天空说,“龙卷风,真的像天上有龙在摆”。戚桥村
  瓜农趴在地里逃过一劫
  跟着被折断的树木、摧毁的民房一路回溯,板湖镇孙西村、孙庄村周边田地里杂乱折断、连根倾覆的树木,表明这里是龙卷风形成不久后经过之处,尚未经过村民聚居地。
  62岁的陈恒洋和妻子住在板湖镇,经营着以他名字命名的美发店“恒洋美发”。大风来时,他和妻子正在店里,眼看着天黑下来,外面大风骤起。往南,距离他们约200米的一家工厂里,38岁的工人曹良(化名)正在做工。外面的狂风和雨点,使得他和工友们将车间的门窗关上,避免雨水浇进车间。
  鸡蛋大小的冰雹掉下来,天黑了又亮。曹良接到妻子打来的电话说,“我们家屋顶上的瓦没了,刮了龙卷风”。当时,曹良没往心里去,以为妻子乱说。直到他15时趁风雨渐小骑上电动车往家赶时,才发现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。龙卷风离开板湖镇后,马上到达了戚桥村,它打着旋从西南往东北,所行进的路径恰巧与沿邵湛路自西向东分布的戚桥村吻合,于是,全村民房无一幸免地成了废墟,电线杆、树木一并被摧毁。很快,陈恒洋也得到消息,他儿子的小轿车在板湖镇东边的戚桥村,已经被砖石瓦块砸得不成样子。
  王全云在戚桥村西边有十五亩西瓜大棚。当天中午12点,他与儿子、另外8名雇工正“挑瓜”。起风了,他儿子去拉塑料布,想把大棚盖住,却被大风吹得完全拉不住,棚布被掀走。“全部趴下!”王全云在狂风里大喊。10个人全都脸贴泥土,护着头,趴在瓜地里。王全云不敢抬头,狂风呼啸声,金属棚架弯折和棚布被撕扯的声音冲击着鼓膜。回想当时的情景,王全云仍然心有余悸,眼眶泛红,并不由得用双臂抱紧自己的肩膀。等他抬头时,自己全家一年的营生没了,他在地头盖的小砖房没了,小冰箱掉进了东边隔壁养猪场的猪圈里,大棚的金属架跟电线纠缠在一起飞到了南边的田地里。

  计桥村
  7女教师顶住教室大门

  戚桥村东南方向不远,是计桥村。
  时近23日下午3点,崔立元的爱人正满身泥土站在风雨里大哭。她家的老砖房塌了,全部家当分毫不剩,她从废墟里爬出来,所幸未受重伤。周围的邻居们也如她一样,面对着自家倒塌的砖房痛心不已。
  她的东北方向不到200米,计桥村村口,一户人家嚎啕大哭,他们的家人在房屋倒塌中永远闭上了眼睛。
  紧挨村口的阜杨线东侧,计桥幼儿园楼顶已不见踪影。高海莹、杨金婷等7名女老师刚刚用尽全身力气顶住了3间教室的大门,屋里是100多名孩子。
  这所已经开办了16年的私立幼儿园,一层是教室,二层是午休室,三层是园长居住的地方和杂物间。龙卷风袭来时,老师们正开始给孩子们吃下午加餐,大班的孩子们刚刚喝上绿豆汤。世界瞬间一片黑暗。老师们将孩子们集合到一楼教室,关上门窗,断了电。此时,已经有孩子开始哭泣。老师们让孩子趴在桌子底下,孩子吓傻了,她们只好挨个儿把孩子往桌下拽。教室的门被风撞出一个窟窿,这群女老师开始了与龙卷风的遭遇战。该园4个班级里,小班40人,中班33人,大班40人,学前班9人。龙卷风过去,仅7名孩子受伤。
  陈良镇
  早期救援出租车成救护车
  龙卷风以极快的速度继续向东,拆毁道路上的路灯,折弯高压电塔,打断水泥电线杆,在田间树林里留下摧枯拉朽般的过境“足迹”。
  龙卷风袭来时的具体时间,幸存者中很少有人能说准。恐惧,才是龙卷风给他们留下的最深刻记忆。
  23日下午2点半左右,阜宁县玉环出租车公司的哥曹阳对此次龙卷风的记忆刚刚开始。当时,他正开车将一位乘客从阜宁县城送到陈良镇东华村,接近村头,他远远看到路两侧的电线杆和树木全都倒在路上,不少民房没了屋顶。乘客在东华村村口下车,一位大妈突然捂着胸口拦住他的车头,曹阳将她扶上车一路赶到陈良镇卫生院。
  路上,大妈在慌乱中告诉他,就在刚刚过去的十几分钟,村里先是下了冰雹,紧跟着龙卷风袭来,村屋成片倒塌,多人受伤,她自己被砸伤。
  在陈良卫生院,一名医生请求曹阳将一位受了重伤的村民送到阜宁县人民医院抢救。在开过阜宁沙岗大桥时,曹阳发现手机信号恢复,便在出租司机群里将自己看到的发生在陈良镇的一切告诉了大家。这大概是关于此次龙卷风灾害信息的首次大范围传播。
  在出租车公司呼吁下,100多辆出租车放弃运营,赶往陈良镇参与救援。此时,已经是23日下午3点左右。
  后来,人们才知道,陈良镇是重灾区之一。龙卷风过境后,这里断水、断电、断通讯。除了下午4点左右赶来疏导交通的当地交警,直到半夜国家应急救援队赶来,陈良镇所有救援任务全靠村民自救和自发赶来的出租车。出租司机小刘,从下午4点到晚上10点多,一直在陈良镇和医院之间来回,而陈良镇并没有像样的路,他们的车无法开进去,只能靠人力将受伤村民送出村,再抬上车。
  陈洋镇
  应急措施快速启动
  很快,龙卷风到达了阜宁县与射阳县交界处。吴滩镇立新村,正在家中的陈昌余突然感到“瞬间天昏地暗”。他刚跑到朝南的屋门口,砖房就塌了,年过半百的他被埋进砖石里。两三分钟后,陈昌余缓过神儿,发现自己还能动,只是腹部以下被埋,他开始用双手自救,硬是一块砖一块砖地把自己从废墟里挖了出来。
  而与他相隔不到20米的邻居家中,一位老人不幸被倒塌的砖房和杂物重重地压在下面。
  龙卷风经过立新村时,路线再次几乎与村落民房密集带重合,全村房屋尽数倒塌。之后,龙卷风一路向东,进入射阳县。
  在射阳县开发区陈洋镇,尽管龙卷风已开始收尾,破坏力减弱,却依然将高压电塔拦腰对折,把老旧民房同样刮倒。郭开军租了老陈的场院当库房,近千吨的化肥在库房房顶被吹飞后,几乎全部泡了汤。当时,老陈正在自己的家里,所幸房子盖得结实,只有门窗破碎,房屋本身并未破损。由此往东,更多没那么结实坚固的民房倒塌。这时大概是下午3点。
  与陈集镇不同的是,陈洋镇在龙卷风过境后,很快启动应急措施。郭开军的儿子是当地一名公务员,“他从4点开始就到这边街上,各个部门的人全来了,直到第二天凌晨4点才回家。”现在,陈洋镇部分民房已经开始进入重建阶段,郭开军和老陈更关心的是“会不会有针对我们企业、厂房的抚慰金”。
  最新通报
  8619户房屋受损最重
  盐城当地政府通报,23日14时30分左右,盐城市阜宁县、射阳县部分镇区出现强雷电、短时强降雨、冰雹等强对流天气,形成龙卷风恶劣天气,阜宁县硕集社区、新沟镇、陈良镇、板湖镇、金沙湖街道、花园街道、吴滩街道等7个镇街22个村,射阳县开发区陈洋办事处和海河镇2个镇区7个村遭受龙卷风袭击,盐城阜宁县倒塌损坏房屋8004户28104间,2所小学房屋受损,损毁厂房8幢,毁坏大棚面积4.8万亩;射阳县房屋受损、倒塌615户。造成了较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。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